首页 >> 文章类 >>人事调动 >> 今年落马9虎,2个出自政法系统:司法变"私法"、执法沦犯法
详细内容

今年落马9虎,2个出自政法系统:司法变"私法"、执法沦犯法

时间:2020-08-25     

blob.png

一场政法系统的反腐行动正在持续。

近些日子,不断有政法系统官员落马!更明显的是,在中央确定清理政法系统害群之马之后,一周至少已有8个政法系统官员被查或主动投案。包括,浙江台州市副市长、市公安局局长伍建利;山西运城市中级人民法院副院长、审判委员会委员雷晓琪;湖南岳阳监狱原党委书记、监狱长龚跃,常德市桃源县委政法委原副书记游建国等。

这是一个什么信号?

说明那些政法系统的一些人顶不住了,与其被查,还不如主动投案!

这些说明一个问题,政法系统权力腐败相当严重!

国家不能让这些害群之马久坐官位,否者,给社会、给广大的人民群众会带来更大的伤害!会损害国家基石!会影响国家声誉!会造成不公正不公平的最坏环境!会带来很多很多不可预料的问题......

下面我们看看近期政法系统落马老虎的情况↓

不到一个月,两个正厅级“老政法”落马

先看看近期被查的大小老虎,他们大多长期从事政法工作。

如退休近一年半、8月7日被查的湖南岳阳监狱原党委书记、监狱长龚跃,仕途轨迹几乎未离开过监狱系统。1989年8月至2010年5月,他历任湖南省建新农场三大队副大队长,湖南省岳阳监狱三监区副监区长、副监狱长、党委副书记、政治委员;2010年5月至2015年8月,任湖南省岳阳监狱党委书记、监狱长;2015年8月至2019年3月,任湖南省长沙监狱调研员;2019年3月退休。

又如8月4日被查的台州“70”后公安局局长伍建利,是个干了30年的“老公安”。公开履历显示,在任职台州前,伍建利在家乡温州公安系统工作了23年,先后在文成县、乐清市任公安局长。到浙江省公安厅工作近3年后,2017年2月,伍建利调任台州,任副市长、市公安局局长,直至此次落马。公开资料显示,伍建利曾荣立过个人一等功,曾被公安部评为“任长霞式优秀公安局长”“全国优秀人民警察”。

包括伍建利、龚跃等在内,一个月时间来,全国多地已有多名政法系统官员落马。其中,不乏像伍建利、龚跃等这样的“老政法”。

当前,一场剑指全国政法系统“害群之马”的整顿清除行动已经启幕。这次集中式教育整顿行动,始于7月8日。当天,中央政法委召开“全国政法队伍教育整顿试点工作动员会”。动员会上,中央政法委秘书长陈一新提到,近些年来,政法系统清除“害群之马”的力度逐年加大,但形势依然严峻。

会上明确,全国政法队伍教育整顿试点启动,在成立全国政法队伍教育整顿试点办公室的同时,确定5个市本级及4个县(市、区)的有关政法单位,两所监狱作为试点单位,于今年7月至10月开展试点工作。另外,2021年起,将自下而上逐级在全国政法系统铺开;到2022年一季度前,完成全国政法队伍教育整顿任务。随后,最高检、最高法及公安部也发布消息称将开展教育整顿。

工作会结束后不到3天,广东江门市副市长、公安局局长林春生(副厅级)即被查。公开履历显示,1979年10月,16岁的林春生到广东省政法干部学校公安专业学习,两年后到岗广东省公安厅八处当办事员,在广东省公安系统工作了39年。

随后,公安系统持续有官员被查。据不完全统计,上个月,共有19名公安系统干部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查。其中,包括3名副厅级干部,分别是林春生,浙江省公安厅原警务技术二级总监丁仁仁,江苏省公安厅刑事警察总队原总队长、刑事侦查局原局长罗文进。

7月13日,中央政法委发话后的首个正厅级“老政法”落马。江苏省纪委监委当天发布消息,江苏省政协提案委员会主任严明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公开履历显示,1957年8月出生的严明,1980年从江苏省公安学校毕业后,到江苏省公安厅治安处当了办事员。一直到2017年9月,严明在江苏政法系统浸淫了近40年,先后在公安、国安、检察院系统任职。2011年1月,严明任江苏省检察院党组副书记、副检察长,被明确为正厅级。2017年9月,严明到江苏省政协任提案委员会主任,直至被查。

7月22日,第二个落马的正厅级“老政法”出现。青海省纪委监委发布消息,青海省人民检察院党组副书记、副检察长(正厅级)贾小刚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青海省纪委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公开履历显示,贾小刚出生于1967年,河南安阳人,研究生学历,1987年10月参加工作。1994年,贾小刚从北大硕士毕业后进入最高人民检察院,并在最高检工作了25年。2019年2月,贾小刚从二级高级检察官晋升为一级高级检察官,一个月后,空降至青海省,任青海省人民检察院党组副书记、副检察长(正厅级)至案发。

今年落马的9个“老虎”有2个出自政法系统

事实上,针对政法系统“害群之马”的整顿清除,并非近一个月才开始。

《中国纪检监察报》根据中纪委网站通报的审查调查和党纪政务处分信息发现,截至7月28日,十九大以来政法系统中共有5名中管干部、124名厅局级干部被查,4名中管干部、80名厅局级干部受到党纪政务处分。

相关统计显示,被审查调查的129名厅局级以上政法系统干部中,80人被查时(或退休前)担任单位、部门一把手,比例高达62%。此外,还有个别人将司法变成“私法”、执法沦为犯法。据统计,受到党纪政务处分的84名厅局级以上政法系统干部中,31人的处分通报中有“为黑恶势力充当‘保护伞’”等表述。

截至目前,在今年落马的9个中管干部中,有两个“老虎”出自政法系统,分别为公安部党委委员、副部长孙力军,重庆市副市长、公安局局长邓恢林。中纪委网站8月5日刊发的一篇题为《清除妨碍司法公正的绊脚石》的文章中,还专门“点名”孙力军,将其视为典型案例。在今年已有处分通报消息的9个“老虎”中,有1个出自政法系统,系去年被查的安徽省高院原院长张坚。他被指“大肆干预插手司法执法活动,甚至违规帮助涉黑涉恶罪犯减刑假释、再审改判”,被开除党籍。

作为执法者,“政法虎”的危害,除了敛财外,还有干预司法、插手案件等。比如,敛财过亿的最高法院原副院长奚晓明被指在“案件处理”上为他人提供帮助;被留党察看1年的云南省高院原院长赵仕杰,在“孙小果案”申诉再审过程中徇私舞弊,授意和要求审判人员枉法裁判,致使孙小果由死缓被改判有期徒刑20年。

梳理这些被查处干部的履历可以发现,由于一些干部长期在政法系统内任职,以同学、同事、老乡等关系为纽带结成圈子,相互借力,相互依托,有求必应,圈子套圈子,环环相扣,成为滋生腐败的土壤。由圈子文化带来的则是涉及政法系统腐败案件呈现出的群体性特征明显,涉案环节链条化。

中纪委网站在题为《执法者缘何沦为犯法者》的文章中,还对政法系统的腐败行为进行了分析:在法院系统,违纪违法案件大多发生在执行、审判两个环节的重要岗位。其违纪违法行为主要表现为民事审判徇私裁判,利用执行进度的快慢、评估单位的选定、评估价格的高低等手段牟取不正当利益。

在检察系统,去年被立案查处的业务部门违纪违法检察人员中,刑事检察条线占业务条线78.2%。其违纪违法行为主要表现为利用检察权以案谋利等;在公安系统,执法办案领域问题易发多发。其违纪违法行为主要表现为办关系案、人情案、金钱案,有案不立、立而不侦、侦而不决,滥用、随意变更刑事强制措施,非法扣押、处置与案件无关的财产,帮助犯罪嫌疑人逃避处罚等;在司法行政系统,监狱管理部门是违纪违法行为的易发多发单位。其主要表现是在罪犯的记功、减刑、假释、保外就医等方面为其提供方便,牟取钱物及其他好处。

“虽然沦于腐败的政法系统干部只是极少数,然而‘害群之马’影响的却是公正执法的形象,典型案件背后的“围猎”与被“围猎”交织、滥用职权与谋取私利交织、违法办案与利益输送交织等腐败问题值得警醒。”中纪委在前述文章中提到。


询电话:18561899959、 13608988357


QQ:498115140


公司邮箱:laizhouxinxing@163.com


网址:www.ymc1688.org


地址:青岛市市南区瞿塘峡路30号科技城14



扫码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