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类 >>人事调动 >> 两虎家族腐败内幕:两人儿子在同一家企业,妻子是闺蜜
详细内容

两虎家族腐败内幕:两人儿子在同一家企业,妻子是闺蜜

时间:2020-08-25     

这里要说的两只大老虎是向力力和秦光荣!

向力力是谁?或许很多人只知道这只副部级大老虎,却不知他的背景。


blob.png

向力力曾任湖南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党组成员。

向力力毫无党性原则,对党不忠诚不老实,搞两面派、做两面人,处心积虑对抗组织审查;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违规出入私人会所;利用职权为亲属经营活动谋利,收受礼金;生活腐化奢靡,自我放纵,肆无忌惮贪图个人享乐,严重败坏党的形象;将公权力作为谋取私利的工具,与不法私营企业主勾肩搭背,大肆收钱敛财、大搞权钱交易,在土地性质变更、房地产项目开发、项目承揽审批等方面为他人谋利,并非法收受巨额财物。

秦光荣又是谁?大家可能都知道他当过省委书记,却不知详细背景。


blob.png

秦光荣是主动投案自首的!时任全国人大原内务司法委员会副主任委员,曾任云南省委书记。他走上领导岗位后,从未停止收受红包礼金,过年过节收拜年拜节的钱,庆贺生日收祝寿的钱,出国访问收“补贴钱”,搬家添丁收庆贺的钱……秦光荣在生活上贪图享受,爱慕虚荣,其在北京通州的别墅面积约1200平方米,还在老家永州修建“秦家大院”,主体建筑面积约1600平方米,飞檐翘角、奢华气派。

秦光荣对党不忠诚不老实,做两面人,公开发表与全面从严治党要求相违背的言论,履行主体责任失职失责,徇私干预纪检监察工作,严重破坏党的组织路线,扭曲用人导向,大搞迷信活动;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违规出入私人会所,接受私营企业主安排的度假旅游;在组织函询时不如实说明问题,不按规定报告个人有关事项;大肆收受礼品礼金,违规干预和插手矿产资源转让;特权思想严重,追求个人名利和物质享受,贪图奢靡享乐,生活腐化堕落,家风败坏,对配偶子女失管失教,纵容亲属利用其职务影响谋取私利;毫无纪法意识,与不法私营企业主沆瀣一气,肆无忌惮聚钱敛财,大搞权钱交易,在职务晋升、企业经营等方面为他人谋利,并非法收受财物,对任职地区的政治生态造成严重破坏,对党的事业和形象造成严重危害。

秦光荣与向力力的“腐败世交”

向力力生于1962年,湖南衡东人,他的父亲曾任衡东县县长。多名衡东人士介绍,向力力父亲是一名口碑很好、宽以待人的老干部,向力力日后的飞黄腾达,与老父亲当年积攒的“人品”或有关系。

文革中,身为衡东县革委会班子成员的向力力父亲,对于那些受到冲击的干部并未横眉冷对,而是关照有加。一名当年下放到衡东的干部,经常来向家,两人关系十分亲近。到文革后期,这名干部回到长沙,最终成为正部级大员。

向力力仕途的发展,与这名正部级大员的提携密切相关。向力力从湘潭大学毕业后,在基层干了三年,当过副镇长、县委办副主任等职,1986年调任湖南省政府驻深圳办事处主任科员。两年后,他直接调入省委办公厅,担任那名与向家有患难之交的正部级领导的秘书。

多名湖南政坛人士介绍,当年提拔向力力到身边做秘书的领导,为人正直,对身边人要求严格。他的几任秘书中,有数人都成长为优秀领导干部。向力力的堕落,完全是个人因素,且是在离开秘书岗位之后。

1991年,向力力调任湖南省零陵地区冷水滩市委副书记。当时的零陵地委书记,正是秦光荣。很快,向力力成为秦光荣赖以倚重的心腹。一名熟悉当地政情的人士介绍,向力力与秦光荣绝不是单纯的上下级关系,甚至不是一般的人身依附,而是举家依附。两人的夫人成为牌友闺蜜,秦光荣的小舅子与向力力的弟弟成为生意伙伴,两人的儿子日后还进入同一家企业。当然,对于这种异常亲密的关系,向力力对外解释为“世交”。

1993年6月,秦光荣由零陵地委书记调任长沙市委书记,仅仅三个月后,向力力便从零陵追随而至,担任长沙市委副秘书长。一名长沙退休官员介绍,向力力虽只是副秘书长,但实质上成了秦光荣的大管家,下面的干部要向秦光荣汇报工作,一般都经由向力力安排时间。

1995年,长沙空出一个区委书记的岗位,向力力志在必得,秦光荣也有意扶一把。向力力身为秦光荣的管家,许多双眼睛在盯着。

据知情人士回忆,秦光荣为了达成心愿,在正式开会前私下做了不少工作,自觉胸有成竹后,再把这个人事案送上会。在当天的会议上,多数常委支持向力力出任区委书记,唯独秦光荣没有明确表态,这个人事案暂时被搁置。不久,省委组织部又找到秦光荣,要他尊重大家意见。秦光荣这才点头,同意向力力赴任长沙市原西区区委书记。

秦光荣这套欲擒故纵的把戏,或许自以为玩得高明,既实现了个人意图,又堵住了别人的口。但在许多长沙干部看来,秦光荣的“演技”不算高明。

换手抓背

1998年,秦光荣卸任长沙市委书记,次年1月,出任云南省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入滇后8年,他出任云南省长,此后又担任了3年省委书记。不过在当时,秦光荣西进的心情未必有多愉悦。

离开湖南的秦光荣,自然无力继续庇护昔日小弟,向力力日后在官场的境遇也远不如从前。秦光荣主政长沙时,他两三年就上一个台阶,到秦光荣卸任市委书记时,向力力已是长沙市副市长。然而秦光荣离开后,向力力在副厅位置上整整待了十年,据当地政界知情人士透露,尤其在竞争长沙市长时,与同僚大打内战,令省委领导颇为恼怒。直到2008年,向力力自知担任长沙市长无望,转而到省商务厅才跻身正厅之列。

在此期间,向力力多次在友人面前流露出对于仕途蹉跎的抱怨之情,而身在云南的秦光荣也远水难解近渴。不过,远隔千里的秦、向二人,却透过亲人之间的生意以及共同的朋友圈,形成了愈加紧密的利益联结。

一名知情人士透露,傍着秦光荣在滇湘两省经商的秦光荣亲属,主要来自两支,一支是秦光荣的同母异父兄弟及其族人,这些人大多姓蒋,其中一个很有名的商人叫蒋政江,在云南都龙锡矿并购案中呼风唤雨。这个蒋政江,就是秦光荣同母异父弟弟的堂哥。另外一支是秦光荣的小舅子黄永明。黄永明广为人知的事,是出面摆平了纠缠秦光荣的一名女性,被人称为“好舅子”。

黄永明、蒋家兄弟与向力力的弟弟向明明均有生意往来。多年来,向明明利用兄长的影响力,在长沙、郴州等地涉足许多生意。

家族腐败

2008年,向力力调任郴州。在那里,他先后担任3年市长、4年市委书记。直到2015年,向力力离开郴州出任省政府秘书长,次年又晋升副省长。

在郴州的7年,向力力以霸蛮著称,城市建设力度很大,但对各种利益关系亦毫不回避。一名知情人士介绍,秦光荣虽放手让家人敛财,但形式上还相对隐晦,比如秦光荣极少与小舅子同台亮相。向力力却经常带着向明明出席各种饭局,以至于郴州许多商人私下称呼向明明是“二号书记”。

向力力的朋友也从长沙来到郴州,在当地建起数座高档会所,向力力经常现身会所大宴宾客。郴州的一名举报者称,其中一家会所是向力力的异性朋友与当地国企合作建立,不仅租金是象征性的,连装修的钱也由国企出。

秦光荣与向力力两家人的作为,外界早已议论纷纷。或许正因为这层因素,两人均提前退到二线。2014年11月,尚差一年满65岁的秦光荣卸任云南省委书记。2018年1月,湖南省两会召开,尚未满56岁的向力力按惯例本可在副省长任上再干几年,最终却改任人大常委会副主任。

退到二线的两人,将更多时间花在求神拜佛上。秦光荣回湖南时,有两处地方常去,一处是老家永州据说一座很“灵验”的寺庙,另一处是向力力的老家衡东县,这里离南岳衡山很近。知情人士透露,去年秦光荣曾在向家的乡间别墅住了半个多月,其间经常驱车上衡山。向力力兄弟也数次从长沙赶回衡东,与老领导相聚,身旁还带着一帮商人朋友。这些人,当年都受过秦、向的恩惠,比如湖南资本大鳄向军,以及长沙的多名国企掌门人。

秦光荣、向力力两家的“友谊”也延续到下一代。秦光荣之子秦岭与向力力之子向导均在金融央企华融任职,并身陷华融董事长赖小民一案。据一名长沙商界人士透露,秦岭与向导在华融期间,与湖南商界联系颇多,说白了也是利用各自父亲的影响力经商谋利。

有人说过,一人腐败害一人,家族腐败害一家。这句话在秦光荣与向力力身上再次应验。从去年底开始,秦、向两家成员以及他们的商界朋友相继被带走,这个名单可以列很长:黄永明、向明明、蒋家兄弟、秦岭与向导、向力力的异性朋友……直到秦光荣与向力力两个“大家长”落马,持续几十年的“腐败世交”终于走到尽头。


询电话:18561899959、18608988357


QQ:498115140


公司邮箱:laizhouxinxing@163.com


网址:www.ymc1688.org


地址:青岛市市南区瞿塘峡路30号科技城14



扫码关注我们